南柯一梦的MSRA intern

        没有期望,就不会失落。那如果在期望成真时,有人将你成真的期望狠狠地踩碎,而你还要笑着说多谢,会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      某研究生一年前投过一次MSRA intern的数据挖掘相关的职位,当时连回音都没有。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因为当时的他没有任何数据挖掘相关的知识,只是一个稍微擅长算法的研一新生而已。在之后的一年内,他对职位的相关要求进行针对性地学习,以期望下次能成功参加面试。然后在今年9月份,他再一次投MSRA时,终于接到要预约进行电话面试的邮件。得益于之前的准备,他通过了全部的电面,最后拿到了将来的mentor发的offer——到MSRA实习半年,还很开心地商量到那边后要做什么。

       如果这是童话故事,那么后续就应该是该研究生在MSRA努力工作的HAPPY END了。但这是现实故事,因而后续就变为这样:研究生的导师说,想走?你走了,我的课题谁做?你拿到的offer很珍贵?不会换位思考,思考下我的情况啊!什么,你不服?那到教务处投诉我,找院长理论去啊,看我不批准你去实习是否违反校规了!什么,你坚持要去?没关系,那么毕业论文就不要找我签名了!研究生在一旁苦苦请求,导师不屑一顾地看了眼,说,这事就这么定了,没什么事就滚!研究生立在那,思考了一阵,然后。。。

      故事到这就是重要的三叉路:一条是直接表明无论如何都要去,有什么事回来再打算。第二条是阳奉阴违。你不仁,我不义,你交给我的东西,除了毕业论文外,别想出成果。这样的话,多出来的时间还可以用来接些外包。最后一条是积极地完成课题,期望完成后能放行实习。当然,此时的MSRA offer早已作废,但还可以再面一次或者去其它大公司。

     在感性上,第一选择绝对是第一条路。因为那是花了长时间准备才拿到的offer,虽然最后结果可能是拿不到毕业和学位证,但在MSRA一年多的intern经历再去各大公司也不成问题。在理性上,第一条路风险太大,先不说其它,就是MSRA checkin时要导师的签名就难办了。第二条路虽然出了气,但却是损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。第三条,虽然心理上十分不爽,但却对自己最好,也是最安全的线路。

       最后,该研究生选了第三条路,这可耻又懦弱的第三条路,他笑着对导师说,我回实验室努力做课题了,但有一定成果后能去实习吗?导师哼了一声,看你的成果了,还有实习的事等课题完成后再说。第二天,导师发来一封邮件。在邮件中,这位导师带回它平时的面具,说,在哪里做研究不是重要的,重要的是自己能力。因而好好努力出文章,证明自己才是最重要的。面对这封邮件,研究生并没有愤怒,而是冷笑起来。笑相处了一年,也不能看穿人心的天真的自己,笑为了以后再遇到这类人时,能有更加选择的可能,而现在不得不按邮件上说的做的自己。

      谨以此文纪念幼稚的研究生。

      谨以此文纪念懦弱的研究生。

        

本文链接



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!

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 · Green Hope Theme by Sivan & schiy ·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